illion

至今仍未掌握当代社交必备技能:打牌

日记33

爸爸要回来了,朋友明天去看心理医生,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事情都要好起来了。我没有什么事发生,除了晚自习的时候又困又烦躁之外没有什么不好的事。那种烦躁很熟悉,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种种不足,又无力改变甚至无法即刻逃离,我不想说了,我要睡觉,晚安。

日记32

让这一切都好起来吧,不要再让我的朋友受苦了。她是那么好的人啊,为什么这一切要发生在她身上。这世道不公,混沌愚昧的人坐享金山银山,却任由善良纯洁的人受苦受难,她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这样对她。混账人世。

我一想到,他在屏幕那头绞尽脑汁地寻找模仿我常用的表情文字的样子,心就柔软得一塌糊涂。

日记31

四季交替,生活平淡地发生着。大家都过得很好,吃火锅逛街买衣服,都在做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我昨晚梦到了我的好朋友,梦见她剪了短发,很漂亮。我们一起出去玩,在一条商场后面的街,我跑向她,她对我笑,她短发很漂亮。我还梦见我第一次去坐长春的地铁,并不是现实里冰冷惨白的地下空间,而像是,从高一点的地方走到低一点的地方,并不是地下,是露天的,像个公园,有指向标写着售票处的方向,有很好的园林,很漂亮。在梦里的地铁站花园里行走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惬意。
今天没有别的事。

日记30

没什么屁事,明天休息了,要好好睡一觉。已然是入秋了的样子,赤着身子在床上躺一会儿就冷得发颤。盖被子就暖和很多,我开始期待秋天,阳光充足,凉爽舒适,秋风吹得人双手冰凉,或者只有我一入秋就双手冰凉,这时候就把手揣进口袋里,裹紧大衣,就又能开开心心地去玩儿了。秋天真应该出门玩耍,去喜欢的地方做喜欢的事,还应该和心爱的人走在街上看看太阳。
我想说的有很多,但是我已经学会了不要肖想毫无可能的事情,无论幻想多么让人愉悦,也终究是幻想,不能实现就不要依赖自我安慰就像永远不要盼望着美梦入睡。

日记29

我曾颇为自得地想过我是个能够隐藏情绪并不让自己的负面情绪给朋友带来麻烦的人,直到今天我突然失控,在政治课结束前的五分钟开始毫无征兆地突然想到我的母亲,进而不可遏制地流泪。
对着大雨我下意识地想到妈妈要待在家里不要出门,这些日子我要好好照顾妈妈,所以想着下课之后要给妈妈打电话。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人的思维和情感仿佛退化成了幼儿,离下课只有不到十分钟,我却焦急得几乎哭了起来,我迫不及待地想给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干什么,告诉她好好睡觉,不要出门,我越想越难过,我潜意识里把妈妈当成了一个需要我照顾的孩子,或者说她最近的状况确实与一个孩子有着相通之处,比如太累了就会生病,我担心她不久前的病复发,胡思乱想着就哭了起来。
我又想到了爸爸。爸爸在外地也很累,照顾病人不比自己生病轻松,更何况不用想也知道他处处受着人家的气。他兜里没钱,行动也不自由,耽误着工又上火,他得多不好受啊,可是我连电话都不能给他打,他背着人接电话也不好,毕竟我妈妈在和他联系,我又单独打他电话,他们难免生嫌隙。想到这一点我难过的要死,却不敢让他知道。

日记28

今天发生了什么我不怎么记得了,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太少,能发生的事就太少,所以回忆起一天的内容我总是第一个想起赵青的帅脸,他可真好看,我上课溜号的时候都在看他,这是我不自由时间里也可以自由做的一件事。这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挺好听的,比这个好听的多,本名就足够浪漫,但是我不想那么称呼,因为有点油腻,而我又是个文艺的人,看起来会很像故意为之。呕。
没别的了,还是感觉他不是好人,但是帅就够了,我真挺喜欢他的。没什么事儿干的一天一天,有个见色起意的对象也算是一种消除疲惫的方法。不然我就要被磨钝了,五感被剧烈消耗,除了单位时间里摄入的学科内容没有别的事情发生给我,这让我怎么活。

因为放大了所以很模糊,但还是挺好看的。学校外面有个小矮楼,红砖很有年代感,同学说是日本人留下的楼,果然。从另一栋教学楼三楼的一扇窗户可以看见极其古朴美丽的景色,一定要想办法去那里拍照。

日记27

没什么事儿的一天。回家太晚,一天发生的事儿都想不起来了,记得的那些我不是很想说,就早点睡吧。
晚饭趁老师不在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窗外的景色,日暮时分连一栅栏之隔的居民楼也十分好看,云彩更是好看。可惜太阳落得太快了,我只来得及拍两张照片。不会插在文字里,又不想破坏日记27这个题目,只好单独发出来了。

日记26

希望爸爸尽快回家,爸爸回家了一切就都好起来了。我想让事情好起来,而不是这样绝望地疲惫地一天天等待下去。
第一节晚课从“我想买洗发水”一直想到“为什么是我承受这些呢”这个我常年思考的哲学命题,其间种种头脑风暴不便透露,总之我越想越难过,闷不吭声地掉眼泪。可能是今天的政治课我听得非常的好,我抹眼泪的时候居然还听进去了她讲的课。
然后睡了一觉好了。
没别的事,他声音挺苏的,我差点表情管理失败,露出荡漾的围笑。但是也没别的了,感觉他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就是感觉而已。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听到了一个不常说英语的人说我的口头禅,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When i say "oh,shit",everbody say "oh,shit".guess it's just that I'm cool and they all admit that.